手机版

当前位置:在线问答 > 社会 >

怎么样看待青年“躺平”的现象?

时间:2021-11-25 12:23:27|浏览:

今天看到一则挺有意思的小故事,跟大伙推荐一下。

有个养猪场,里面有好多猪。

这部分猪的存活环境不太好,全身上下都是泥巴,屎尿食混在一块,奇臭无比。

这部分猪虽然没什么地位,但脑子倒也不蠢,它们非常了解自己长大将来,势必是要被推入屠宰场杀掉的,如何赶在一块,如何走通道,如何宰,如何吊起来,如何劈开,如何去下水,如何分割等等细则。

没人教过它们,但以前辈猪的哼哼中,依稀好了解一个大概。

所以刚开始,大多数猪都看上去特别狂躁,这里拱,那里吼,在猪圈里跑来跑去,搞得整个猪圈乌烟瘴气。

这样的情况让饲养员就非常难办,这种不好的的情绪假如传递给其它猪,万一群猪联合起来把猪圈冲垮了如何解决,几十年前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。

后来饲养员想了个方法,把猪圈的空间缩小,然后尽量往里面塞更多的猪。

呐,如此一来,猪圈空间小了,猪们快要把自己肺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了,连找个站的地方都困难无比,前后左右都是猪,跑都跑不起来,更不要说什么冲破猪圈了。

于是这部分猪完全没心考虑虑这种一塌糊涂的事情,手头就两个活,一找食吃,二找地方站。

这么一搞,成效的确非常不错,解决了燃眉之急。

但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,就是离食槽近的地方,早就被先来的猪给站了,它们是吃得肥头大耳,力气又大,根本不会给后来猪留点地方,搞得后面的猪面黄肌瘦,存活环境愈加恶劣。

而且前面的猪生仔,也有先天地理优势,养得白白胖胖的,这就让后面的猪非常不满。

大伙都是猪,凭什么差距那样大,就由于它比我早生几年吗?

这不公平啊。

喊是这么喊,但根本没人理,伴随猪头数目的增加,食槽的角逐是愈加激烈,后面的猪一边要跟前面长得胖的猪抢食吃,还要靠我们的能力争夺足够的存活空间。

这个重压大的一匹。

时间一久,后面的猪累了。

抢食抢不过,抢地盘也不可以,我这天天哼哧哼哧的,做什么呢?

最后终究免不了变成猪肉风味小吃,我何必这么拼命地活着呢?

反正饲养员又不可以饿死我,保证天天正常吃喝拉撒就好了,环境恶劣就恶劣点,其他什么额外点心之类,不考虑了。

哦对了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也考虑了解了——自己在猪圈里混了那样久,都没混出个名堂,你说如果再生个崽,大概挤到前排跟那些肥猪们一块进食吗?

可能性非常小。

既然这样,就不要下崽了吧,下了将来可能存活环境比我们的都恶劣,自己被宰了也就罢了,不下崽是积德,对下一代最大的贡献。

这种想法一出现,立刻引起很多猪头的共鸣,大伙都感觉非常有道理,于是猪的数目急剧降低。

这么一来,饲养员急了,这如何搞,猪肉商品是猪圈的主要盈利方法,猪的数目降低,那样盈利就要大优惠扣了。

而且后面那群猪,态度很消极,把自己搞得面黄肌瘦,根本卖不出好价格,这么下去业务还如何做?

于是饲养员又想了个方法,允许猪头们多生几胎,用来补充猪圈空缺。

这个方法短期内成效看着还很好,由于靠着食槽的那批猪,还有能力生,而且他们占着食槽,也想生,毕竟生下来的猪仔可以最大限度享用食物和空间,何乐不为。

但时间久了,这部分猪年龄也上去了,过了下崽的年龄,所以下崽数目也是逐年递减。

而被挤在后面的那些猪,本来是被寄予厚望的,但事实上根本没猪理睬饲养员的办法,毕竟一胎都不想养,还养多胎?

作为猪,虽然生活环境不好,但基本的大脑考虑能力还是有些。

饲养员越是呼吁,猪头们越是抵触。

终于,某一天,饲养员忍不了了,大声怒吼了一句:

“认命可以,平躺不可以。”

言外之意是,你们可以明确地认识到自己是一头猪,将来要成为猪肉制品,但你们要好好成为猪肉制品,不可以消极怠工,更不可以拒绝下崽。

这话说的,实在是有点刺耳,不过那些猪好像也麻木了,你说你的,我做我的,有种把我拉出去单独配种,算你狠。

然后饲养员又说了,导致目前这样的情况,不可以怨我,我已经非常努力给大伙扩大猪圈,增加食槽了,而是有不少猪,你看看,那边就有好几个,它躺在那里,占了一大片地方,搞得你们没地方站了。

所以你们要联合起来针对它们才对。

猪头们想想,仿佛有道理,但还是有一点想不知道,饲养员直接把这部分躺着占地盘的猪宰了不就好了,如此空间也有了,食槽也多了,大伙的生活环境更好,即使变成猪肉制品也无怨无悔啊。

终于,有一只稍微年长一点的猪头表示,假如大伙都有食物吃,有空间站,那不是又回到几十年前了么,思维活跃起来,难免会有冲出猪圈想法,这岂不是更难管理了?

群猪愣了很长时间,一个字都哼不出来。

上一篇:埃森哲和凯捷咨询 怎么样权衡? 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在线问答 (http://www.huwaijiajuchang.com) 网站地图 TAG标签